鲁修贤之家-原创分类:|教学论文|
文章为有映衬而灿烂
2008-01-29 11:01:42  鲁修贤- 阅读:2245  关键词:映衬 灿烂

文章为有映衬而灿烂

鲁修贤  448200 湖北省沙洋县实验初中

 

映衬,说它是表现手法也好,说它是修辞方法也好,抑或还有其他说法,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运用于写作之中,确实能够很好地突出正面事物,表达强烈的思想感情,深化文章的中心思想。

所谓映衬,乃是为着突出本体,用类似的、相关的事物或反面的、有差别的事物作陪衬。换句话说,就是为了使事物的特色突出,和另一些事物放在一起构成的衬托或对比。

映衬和衬托,二者有相似之处,可以称为近义词。衬托是把两个相关或相对的事物,或同一事物的两个对立的方面放在一起描述,让他们相互映衬,相互对比,达到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的一种结构方法。运用时要注意爱憎分明,主宾有别,陪衬事物与被陪衬事物让读者一看便清楚;千万不可喧宾夺主,冲淡主体事物。

映衬与对比,常常是构成大自然优美景观及艺术美感的重要因素和手段。对比又与衬托有所不同,衬托每每借宾衬主,对比往往两者并重,把两种事物或同一种事物的两个方面并举出来,对照比较,并无主宾之分。

衬托虽非烘托,却关联烘托。烘托也是常用的一种写作手法,即先从侧面描写,然后再引出主题,使要表现的事物鲜明突出。鉴此,映衬中也不乏烘托方式的渗透作用。

这样,我们把映衬和烘托等辨识了一下,为的是在存异的前提下努力求同求致。现在,我们就从映衬所具有的正衬式、反衬式及烘托式结构之处来例谈实际运用。

一、正衬式映衬

正衬也叫旁衬,旁衬是映衬的一种,常用的艺术表现手法之一,其特点在于利用事物间近似、联系的条件,以一些事物为陪衬来突出某一事物,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烘云托月。如以动衬动,以静衬静,以乐衬乐,以美衬美之类,均把同一类型的事物放在一起,以次要事物来衬托主要事物。比如,《三国演义》中写周瑜乖巧以衬托诸葛亮加倍乖巧。又如,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写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意思是说,杨贵妃一笑,千娇百媚,相形之下六宫的所有美女都显得逊色了,这就是用皇宫中所有美女作为陪衬,来映衬杨贵妃的美丽。

“国色”不用“丑女”而要以美女陪衬,“虎将”不用“懦夫”而要以勇士陪衬,这样才能使“国色”愈绝,“虎将”更猛。由此可见,利用和主要事物相类似的事物作陪衬,关键要选好用来陪衬的事物。如果用来衬托强手的,所选的陪衬人物也应是强手;如果是衬托愚笨的,所选的陪衬人物也应是愚笨的。而且,要把陪衬人物写足写好,这样才能使主要人物更胜一筹。正所谓红花还须绿叶扶,有了陪衬的绿叶,主体的红花就会更加鲜明了。

旁衬的双方是相映成趣的绿叶红花的关系,借助绿叶绿映衬出红花”“得鲜艳。在写作中娴熟运用旁衬手法,能创造出优美的意境。

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见人教版八下意境优美,以悦目而致赏心。在作者笔下,醉翁亭的远近左右是一张山水画:有山,有泉,有林,有亭——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泄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然而,作者又没有孤立用墨,而是交织一体,既各尽其美,又多样统一。“蔚然而深秀”的琅山,风光秀奇,迤逦连绵,苍翠欲滴。群山作为背景,一泉环绕而过。林深路曲,泉流弯旋,则“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这里赖于壮丽的群山映衬,就益显出山泉的清朗,而亭台又偏偏踞临泉上,则别含另一番风光。这样,无山,则酿泉不美;无泉,则青山孤峙。无亭,则山泉失色;有泉,则亭台增趣。山与泉相依,泉与亭相衬,一幅画中山水亭台,一应俱全,且辉映生色,构置成诗一般的优美境界。《醉翁亭记》的思想意脉是一个“乐”字,“醉”中之乐,它像一根彩线联缀各幅画面。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放情林木,醉意山水,这是作者的真意。散文立意犹如设了张本,作者就根据这样的“意”写了秀丽的“境”,从而达到情与景的交融,意与境的相谐。作者这样濡笔,便得山水相映之美。

鲁迅的《故乡》中也可撷取两处: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这一环境描写,描绘了当时农村深冬的景象,勾勒出破败、萧条的旧中国农村的图景,为的是要用这阴晦、苦涩、昏暗悲凉的气氛来正衬作品中的悲凉的心情。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一段描绘海边沙地的美丽夜景,有效地映衬出少年闰土充满活力的形象。

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那雪早下得密了,但见: 

 凛凛严凝雾气昏,空中祥瑞降纷纷。须臾四野难分路,顷刻千山不见痕。银世界,玉乾坤,望中隐隐接昆仑。若还下到三更后,仿佛填平玉帝门。

(《水浒传》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陆虞侯火烧草料场》) 

这段文字描绘雪景非常形象,先从写起,为雪的出场作铺垫。再来看雪的降落过程,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那雪早下得密了。雪的大、多、密形象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有的版本写作,更加确切,更加形象,更加生动,更能增加读者的想象力。作者写,目的是为了衬托林冲所处环境的恶劣,为情节的展开做铺垫,下文一系列的情节都是因为而起变化的。

二、反衬式映衬

反衬是用对立的、有差别的事物做背景,来烘托主体事物,也就是两个相反的事物或同一事物的两个相反的方面放在一起描述,以次要事物或同一事物的一个次要方面衬托主要事物或同一事物的主要方面。如以动衬静,以静衬动,以苦衬乐,以乐衬苦,以丑衬美,以美衬丑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王籍《入若耶溪》),是以的动态,来反衬的静态。蝉噪,鸟鸣,这种音响本来是破坏山林的幽静的,可是在特定情况下,这一“噪”一“鸣”,反而显得林逾静”“山更幽了。而谷静秋泉响,楼深复道通(扬州净香园联),则是以静来衬动的。运用反衬式映衬,那就要选择好能够体现反差比较大的材料,以达到白者更白黑者更黑的效果。

鲁迅的《雪》(见人教版八下并非简单再现和扩展自然景观,而是张开想像的翅膀,将一腔情思作化绝妙的南、北雪景图:

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胡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

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先写江南雪景“滋润美艳”,多用暖色调的形容词,笔致细密、舒缓,给人以平和、安谧之感;而蜜蜂的纷飞喧闹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更渲染了田园牧歌式的恬淡气氛。这些已足见作者对故乡的怀念,以及因雪罗汉的消释流露出对美好事物不能常在的惋惜之情。写朔方雪景“如粉、如沙”“决不粘连”“奋飞”“升腾”,则一反先前温柔、缠绵的语调,语气异常刚劲、果决,这不仅是对朔雪的质地、形态的描写,也是作者不屈不挠的战斗人生观的写照,而朔雪的孤独,也映现出了此期作者“荷戟独彷徨”的身影。总之,《雪》中“优美”与“壮美”两个形象和谐统一,并不是它们的简单相加,作者写江南雪景的优美,就是为了衬托出朔雪的壮美。在这种以动衬静,因动取势和对照描写中,饱含作者情感的两幅图景便跃然纸上,如在目前,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写作《雪》的前后,鲁迅确曾常常忆及故乡风物和童年生活的情景,之后不久,又写出了涉及这方面内容的《风筝》(见人教版七上。《风筝》中闪现的儿童教育自我解剖亲情温馨追求美好事物等思想光芒,即使在今天仍不失其深刻的教育意义。而《风筝》中的映衬艺术,即以寒威温和相映衬,以胜利绝望相映衬,以补过忘却相映衬等,也堪称匠心独运。

《小石潭记》(见人教版八下出自柳宗元著名的《永州八记》,全文不足二百字,却是情景相生,相互映衬的游记佳作。文章开头写景即见情: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

一个“乐”字,由水声的清亮引起,落笔也在水的清冽上面。伐竹见潭,点明小石潭这样的仙境,既不在都邑闹市,也不在交通要塞,而是处在永州的群山之中,被篁竹封锁,与人世隔绝。这样写,明是写小石潭的不为人开发启用观赏,暗是映衬自己遭打击而被遗弃的仕途命运。接下来由石写到树,由树写到鱼,借鱼写水,仍是扣住潭水清澈透亮的景致写: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

水的清,借鱼“空游”和“光下彻”一再显示,而鱼呢,原本“怡然不动”,但一经发现潭上有人,则“俶尔远逝,往来翕忽。”此处的一静一动,均从潭底石上的鱼影中反映出来,实写鱼的活动,虚写水的清澈。而“似与游者相乐”,并非是鱼与人乐,而是人因鱼乐。那么,乐的原因是什么?很显然,是鱼的“怡然”“翕忽”。这里,极写鱼的轻快敏捷、自由自在,实为反衬自己政治上的失意,贬居的不快。

三、烘托式映衬

烘托式映衬,就是以环境或情感渲染的手法映衬人物的品质。如契柯夫《万卡》中万卡写信。九岁的小万卡不堪忍受鞋店老板的百般折磨和凌辱,偷偷写信给爷爷,渴望爷爷带他离开魔窟:

亲爱的爷爷,发发上帝那样的慈悲,带我离开这儿回家去,回到我们村子里去吧;我再也受不了啦……

我给您叩头了,我会永远为您向上帝祷告,带我离开这儿吧,不然我就要死了……

亲爱的爷爷我再也受不了啦,只有死路一条。

……

来吧,亲爱的爷爷,求您看在基督的面子上带我离开这儿。

作品一再渲染孩子心灵上的痛苦,以及盼望解脱的急切心情。虽然没有直接描写老板如何凶恶残酷,但在小万卡的一次比一次恳切的呼告中,一次比一次强烈的恐惧感中,鞋店老板的狰狞面目如在我们眼前了。烘托式映衬,有时候就要像这样不惜笔墨,描写好作烘托用的人和物,以达到渲染情景的效果。鞋店老板的凶恶残酷之所以暴露无遗,不就全在于文章采用写信的方式反复描写万卡的内心世界而进行的大肆渲染嘛!

《心声》(人教版九上)一文,同样运用到这种映衬。小说以朗读《万卡》为契机,带入情节和人物。万卡和主人公李京京的活动紧紧缠绕在一起。由朗读《万卡》,带出李京京的家庭和他对爷爷的思念:

他不喜欢这个家,总是想念乡下的爷爷。就像可怜的小万卡盼望爷爷接他回家一样,京京也盼望爷爷哪一天来看看他。这个万卡写的信多好啊!京京还没有给爷爷写过信,他不知道自己能写成什么样子。

由万卡的小女伙伴想到妮儿……最后朗读时李京京仿佛和万卡心心相通:

要是他真给爷爷写了信,爷爷一定高兴得要命吧?爷爷的水烟袋还是那么光亮光亮吗?他现在给谁讲“长工和财主的故事”呢?还有妮儿,黑眼睛的、会爬树的妮儿,她跟谁坐在一块儿吃桑果?他真想念他们,他愿意离开城里的家,回到乡下爷爷那儿去,一辈子不回来。一辈子!

……

他心里在想,等放了学,我一定要、一定要躲到那个小树林子里,给乡下的爷爷写一封信,一封长长的、像万卡写的那样的信。最后,我完完整整地写上爷爷家里的地址,我知道那个地址。

现实和小说《万卡》在李京京的心里已经是真实和虚拟交融了,李京京悲凉的感情世界也全面呈现在读者眼前。

写作中,只有红花而无绿叶陪衬,花将显得单调。作文时,我们不妨恰当采用铺垫、映衬手法,来有效避免文章的单调和乏味现象。即便只是写一组句子或一个语段,道理也是一样。先确定好要表达的中心意思,然后展开联想,从不同的角度进行铺垫,然后推出自己要表达的主旨句,就更有韵味和文采了。如,要表达希望工程贫穷孩子的福音这一中心,就可以用这种方式组织语言――

父母把子女摆渡到成人的世界,医生把患者摆渡到健康的乐土,作家把读者摆渡到精神的彼岸,老师把学生摆渡到智慧的王国,“希望工程”把贫穷的孩子摆渡到求知的校园。

文段的本意是要突出希望工程的重要,却未直接道出,而是先用四个形象生动的句子从四个方面铺垫,然后才隆重推出中心句。这样一来,避免了一览无余式的惯常写法,给人柳暗花明的感觉,拓展了语句的想象空间,使文意丰满、流畅,留有审美余味。

这种写法还可以先确定好中心句,再从其他角度反向展开,进行强调。如,要表达感动是生命的旋律这个中心意思,可以这样尝试――

感动是生命的旋律。没有感动的生命是不丰富优美的,就如同水不曾变成菱形的冰,就如同云不曾变成淅沥的雨,就如同花不曾变成摇曳的果实

 

 

 

 

【作者简介】鲁修贤,湖北名师,荆门市教育科研特聘专家,沙洋县实验初中任教。


原文网址:
http://www1.upweb.net/peradmin/htmlfile/mijiuzi/200801291101427562179.htm
[我来说几句]
评论人姓名:
验证码:
(*) 验证码效期15分钟,超过15分钟请按'重新显示验证码'看不清楚,重新显示验证码
个人网站:
评论内容:
(127字符以内)
尚能输入:
  个字符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和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也请不要发表威胁本站生存和声誉(如政治敏感、非法传销)的言论,如发表不良言论,文责自负,谢谢合作。
  一、一旦违犯法律法规,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本站工作人员有义务配合相关部门,提供必要的技术资料(如IP地址等)。
  二、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严禁发表有人身攻击倾向、有造谣生事嫌疑的言论,严禁发表虚假广告、色情、网络传销性质的内容,管理人员有权删除违反规定的内容或取消违规网友的发文权限甚至删除其ID。

鲁修贤之家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3-2004 All Rights Reserved